有 生 之 年


乐乎市集太恶心了,我实名制呕吐。

考虑当个QQ空间高手了。

又到了某些棉被中单特别怕的冬天了,我想看他少有的赖床,想看明老师脱下手套给他捂手,想看他缩在大麾里紧跟老师身后逛雪中的长安,想看他感冒了躲在房间角落默默和大家保持距离...

小——星——星——!!【破音

有多少明弈同好会去CP评论一下吧,超过10个我就紧急印一下明弈明信片。

无料,会有很简单的领取条件。

龟龟,再过两个星期就是我小男友的老公上线一周年了。

( ̄y▽ ̄)


我 奉 劝 各 位:

赶紧点开李信动画片的预告听听明世隐说了什么。

画画的过程可是很痛苦的。

要说开心,只有一会儿,那就是将想法表达完的一瞬间,最开心的人是欣赏你创作的读者。

要实现这个一瞬间,就要做好为了它而不断付出努力的觉悟。

 

 

【明弈】养人鱼星的日常

谢谢小天,哎这...人鱼星我社了...笑死RNG牛逼可还行^3^

王小天:

是油油的生日贺文!祝三岁油生日快乐!!! @油油@脱发の秋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主设定:小星星是明世隐捡回来的人鱼,刚来的前两个月听不懂人话,后来能简短交流,之前磕了药,半年时间内鱼尾会变成腿。




【1】




明世隐没有给弈星买超大鱼缸之前,弈星住在浴缸里,于是明世隐要洗澡时:




“你往那儿去一点点,有点儿挤。”




听不懂人话的弈星一脸迷茫。




明老师抱住他的鱼尾,悬在浴缸外面,这才有了点儿地方。




洗澡的时间有点儿久,弈星的尾巴因为干燥不适地摆了摆,但又不敢甩回来,只能委屈巴巴地不停捧水浇在尾巴上。




洗完澡的明老师在穿衣服,弈星自己把尾巴搬回来,然后搓着干燥的皮肤。




明老师看见了,甩来一管润肤露。




弈星接过来看了会儿,然后一口咬下去……




【2】




明老师曾经百度过人鱼吃些什么,海藻海带鲨鱼,嗯,鲨鱼。




海藻海带很好搞,看着弈星吸溜一声就着他的手把绿色的带状物吃进去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喉咙一紧,真的有点……难以言喻……




鲨鱼?沙丁鱼也是一样,多了丁而已。




于是弈星的食物暂定为这些。




后来明世隐自己吃什么都会给弈星试一点儿。




胡萝卜,食。




苹果,食。




牛肉,食。




……




明世隐开始思考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费劲去想他吃什么。




【3】




弈星最先学会的词汇,是“牛逼”。




明世隐一向是个没什么大悲大喜的人,但某次看lpl时,没能抑制住情绪,大喊了声:“RNG牛逼!”




在浴缸里打盹的弈星猛的被吓醒,因为有点迷糊记不全,张开嘴含含糊糊说了一句:“牛……牛逼……”




大概以为是什么能让这个男人高兴的词汇。




【4】




人鱼是种聪明的生物,平日里听明世隐啰里啰嗦,有时候跟着明世隐看会儿电视,听他打游戏的时候跟别人交流,两个月左右,弈星终于能听懂人类的语言,能发出除了牛逼以外的词汇。




明世隐发现这一点,是在某天他洗澡时,在旁边安安静静抱着尾巴的弈星突然张开嘴露出尖牙尝试着发出了一点声音,然后叫道:“明老师。”发音有些奇怪,但是勉强能听出来。




大概是只还年幼的人鱼,声音有些软糯,因为长时间不发出声音,每个字都像黏在喉咙里一样小心翼翼地探出些许。




明世隐一时呆住了,平日里开黑的朋友都这么叫他。




见他没有动静,弈星又叫了一声,比上次大声一些,也比上回清澈一些。




明世隐捂住脑袋,有点糟糕啊,果然是人鱼的声音,好,好像,硬了……




第二天还保留着一点人性的明世隐让弈星住进了大鱼缸……

















国庆除了稿子还想画点5-6p的明弈。
于是九歌在小僵尸星小夫人占星性转jk星猫猫天元梅梅之中选择了小夫人。
安排。

个人对小首领的感想

看了少年首领的漫画部分,感觉和我入坑时猜测的一样。

明老师在长城寻求过生存的权利,也知道长安的繁华,因为看到了两种极端的环境,他肯定会为同伴发声,为每一个个体寻求幸福的权利。

变成现在这样的牡丹方士也是意识到,不够强大是无法为弱者发声或是保护同伴,他要站在更高的位置去为自己的执念和死去的同伴寻找一个答案和未来。

带入师徒cp脑想一哈,弈星对于明老师,就像他漫画里背起小女孩一样,对任何陷入困境的人他都会伸出援助之手,弈星就是他信念里所要保护的人事,是他现在心底最后一块软肉,而且尧天组织里弈星的定位我觉得很特殊(可能也是因为官方还没有填坑。)其他三位都或多或少和长城那些事有直接联系,要么是有自己的目标才加入尧天,而星星,可能是偶然或是必然救下的,他本人也是从刘海开始把自己和外界隔开,师父指挥,师父举荐,我只要负责下棋和跟着师父。

个人感受了,不过我真的好喜欢这样的明老师。

以及我猜测弈星应该也是失去双亲了

 

 

在猫咖,喂完猫猫们罐头之后突然意识到,我和它们短暂的爱情结束了。

上一页
下一页